之前一直有聽過梅崗城故事這本書跟電影,
聽到書名我之前一直以為是在美國建國前後一個家庭到中西部墾荒的故事,
(因為有看過類似的書好像也叫什麼城的故事啦!是水牛城嗎?)
但是經過我室友的大力推薦,
(說這本是她的最愛)
雖然結局不能盡如人意,
我一向不喜歡悲劇結局的人,
但是在實習的時候實在有太多自己的時間,
足夠我把任何想看的、不是很想看小說給看完,
(不然還真不知道要幹嘛,學姐就說沒東西給我們看了咩!
看考試的書!拜託喔,我才剛考完,難道又要跳進另一個考試的地獄嗎@@)
翻了翻作者的資料,發覺他只有寫這本書就可以封筆,
一輩子只靠這本書的版稅生活,雖然之前做過律師,
但是我覺得他一定因為這本書的情節跟他真實生活所遇到的相似,
對審判灰心之後就不當律師了!

剛好最近從圖書館借了一本「司法無邊」,
是一個記者的對第一銀行押匯弊案的追蹤報導,
連帶講到我國的司法困境,
第一銀行押匯弊案遠沒有什麼蘇建和殺人案來得有名,
畢竟它是一個民國60幾年的老案,
但是到這本書出版之前(民國94年)都還沒有確定,
看完之後真的會覺得法官不是人可以當的!
如果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又要在研考期間結案(普通案件是1年4個月),就準備好爆肝!
如果得過且過,下場就是背負像這些不斷在二、三審來回擺盪更審當事人的一生青春,
要是回想起來,絕對會愧疚到死!
我之前就覺得,就連決定要把一個人羈押進看守所都是一個困難的決定,
監獄的環境跟外面不同,一定可以把一個正常人逼瘋,
果然這本書寫到這個部分,
這三名還沒有確定的被告在出獄之後,
對於他們的家庭以及遙遙無期的官司,
隨時都有從像只靠一個尖端著地的金字塔一樣搖搖欲墜!
裡面有一名被告的妻子,在祖先牌位前詛咒發誓:「絕不讓後代子孫念法律」
之間對司法的恨意之深,足以讓任何從事司法工作的人在看到這部分,
是不由自主的打個冷顫,
我們有多久沒有為我們處理案件的當事人著想?!
有多少次,為了我們自己的方便,就不顧當事人的權益把當事人往外推!?
好啦,我承認當書記官的時候我是這樣,
但是面對一個、兩個盧到翻天當事人之後,
自然就會把所有的當事人一視同仁的看待,
所以說司法要親民便民嗎?我們有足夠的威信使人民相信我們的判斷嗎?
我覺得,如果法院有了威信,自然而然就能夠對於當事人的要求有更溫暖柔軟的態度去處理,
因此,加油吧!各位司法官!
(好險我從來沒有決定要走上這條路!)

回到正題,梅崗城故事主要是以律師的小女兒觀察她的世界,
那些種族歧視不平等的審判、在家裡不出門被大家形容是怪物的鄰居,
在在透過了這些事情瞭解到人類狹隘而自私的小圈圈。
人啊!只能經由別人的承認,甚至違背良心以求得一個安全的位置。
書中的律師不顧左鄰右舍的奇異目光和指指點點,甚而威脅他的人身安全,
也要將被告合法審判的權利貫徹!
所有法庭戲最精彩的部分莫過於在公開法庭中戳破一個謊言、揭開真相及兇手,
本書也一樣,但還是輸在陪審團對於黑人的刻板印象,
「即使他沒有做,但是他是黑人」結論:有罪。
結局就是這名被告在上訴前因逃獄被射殺,
無辜者難逃一死,雖然最後誣告者遭到報應,
不過最後還好怪物鄰居救了這對兄妹,
真正的和他們成為朋友被接納,
或許這算是一個好的結局吧!
之後看了「司法無邊」這本書,
裡面有一句話寫道:法律只是人民為了滿足正義的儀式!
這句話的意義到底是褒是貶我看不出來,
但是在梅崗城故事裡,在陪審團制度下,
一切的一切真的就只是像是一個制裁無辜之人的形式而已,
只因為他的皮膚不是白的,
於是這個正義,拆散了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
儀式的代價就是無辜者的鮮血為祭,
在殺死模仿鳥中結束。

Ps.在司法無邊這本書裡面講到一個東德西德合併時發生的事:
在合併前,駐守柏林圍牆的東德士兵,將想冒險翻越圍牆到西德的民眾開槍射殺。
在東西德統一之後,西德法院審理當時開槍的士兵,
經過他們的大法官審理,確定開槍殺人的士兵有罪,
不得以上級命令而認為殺人合法,因為「法律之外還有良心」殺害無辜者的行為是良心所不允許的,
良心更在法律之上須被遵守。
但是我卻認為,姑且不提軍人殺人是否合法,
就合併後是否可以審理合併前發生的案件本身就有疑問,
難道可以因為小國被大國合併之後,大國的法律可以追溯適用,
這樣不是有點清算的味道嗎?
再者,殺人雖然不被良心所允許,
但是國家的軍人就是為了在打仗的時候殺人用的吧!
要是這樣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所有的軍人都應該抓起來槍斃,
以後誰還要當軍人!
軍人的天職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服從命令,
對於不遵守上級命令,太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而言,
在軍隊中不僅痛苦,而且可能因為違反軍規而沒命,
開槍的士兵跟喪命的民眾生命的價值無法放在同一個天平上衡量,
這時一昧的要求按照自己的良心行事,
不免天下大亂,
德國大法官這樣的結論,真的是對的嗎?!
 

全站熱搜

Elvely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