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知道這本書應該是從卡麥蓉狄亞主演改編自這部小說的同名電影-姐姐的守護者

那時候上映引起一陣討論,但是對於內容相對文藝的電影來說,篤信進電影院就是要大特效兼大場面的我通常是沒有什麼動力去找簡介來了解!

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在電視預告一陣廣告打的很兇的狀態下,大概知道劇情是因為家中有血癌姐姐的妹妹,不想捐出自己的器官移植給重病的姐姐而打官司,然後一連串應該有點悲傷的家庭故事。然後~~我很白癡的以為卡麥蓉是罹患血癌的姐姐XD沒辦法,電視預告片就只有卡麥蓉跟飾演要提供幹細胞、骨髓、器官供姐姐移植的小女演員兩個人啊!!我當然會這麼誤會~~~

不過就在有一次去上了有關「衡量兒童最佳利益」的課,上課的教授講到有關在法庭上如何解讀兒童心理跟正確判讀兒童最佳利益的時候,有推薦這本書,剛好圖書室有,那就借來看看啦!!(話說我覺得社工真的都好辛苦而且好偉大!怎麼都可以永遠都帶著笑容跟熱情跟這些不太美滿的家庭斡旋,明明心裡很OX還要把話說的婉轉漂亮讓禽獸聽的進去,另外重點就是要想盡辦法保護小孩,明明工作就這麼忙,但是她們都擠出時間去參加各式課程跟演講,然後把熱情傳染給大家,真的很了不起,讓我也想為這些小孩子盡一份心力!!)


大女兒凱特被診斷出罹患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使得布萊恩和莎拉這個平凡的家庭重心傾斜,大兒子傑西從小就因父母要優先照護凱特的需要而被忽略,感受到自己不被需要的傑西只能在放浪形骸及縱火中找到活著的感覺;而因為傑西與凱特的骨髓不符,莎拉夫婦因而藉由試管嬰兒的科技生下小女兒安娜,希望藉由安娜完美與凱特配對的血液及骨髓,挽救凱特的生命。

作者分別以每個人物的第一人稱敘述他們的內心世界,除了罹患白血病的凱特只有一章之外(雖然只有一章,但是她也只能有一章的篇幅!因為她就是結局啊!!!),每個人物都藉由他們的想法及所經歷的時空描述了突然降臨於一個平凡家庭的不幸,就如莎拉所說的:「不是所有的人都住在一個,冰箱裡裝什麼是我們個人幸福晴雨表的世界。我們很少有人他們幼小的女兒就要死了。」凱特的病情,讓家裡的每個人都戰戰兢兢,就算開玩笑,只要說錯一個字,招致的也可能是漫長而尷尬的沈默。

當自己就是那些罕見病症病童的父母,絕不是可以像以往在報章雜誌讀到那些報導花個幾分鐘「抱著既同情又感恩的心情,慶幸自己的家庭是安全的」,現在則是變成故事中的主角,生活的每天,都像是在戰鬥中緊繃,似乎沒有盡頭,讓大家去同情又感恩。

而身在這個家庭的健康孩子們,都像是隱形了,因為父母沒有餘力照顧到其他孩子的需求,不是被習慣性的忽視、就是被予取予求著快些長大,像安娜就常常想像自己其實是某個島國國王的女兒,有一天會突然有大禮車來把她接走,說她其實是一位公主,這是我們每個人在家庭裡遭受挫折的時候都會有的想像,但是作者用安娜的口吻敘述出來的時候,簡直唯妙唯肖到,讓每個人都為這個一出生就背負著當然捐贈者義務的女孩感到心酸與不捨,為了凱特,安娜沒有什麼朋友,就連自己非常有天份的曲棍球都必須被迫放棄,當她知道還要捐贈自己的一顆腎臟給凱特的時候,她猶豫了,未來隨之而來的疼痛、副作用,以及可能遙無止盡的器官捐贈義務讓一個才13歲的小女孩不安,於是她找上律師,希望可以拿回自己的醫療決定權,更讓這個搖搖欲墜的家庭雪上加霜,這個家,在凱特的腎臟衰竭及安娜的官司夾擊下,是會崩塌還是重生?一開始就十分引人入勝,明明這不是我愛的小說類型,但是還是跟著超會說故事的作者一路看下去。

除了人物的內心刻劃之外,法庭的辯論部分也十分精彩,安娜在自己和家庭間的掙扎,在面對媽媽的時候說要撤回訴訟,但在委任律師面前表示仍然要訴訟的堅強態度,我想這就是社工教授要我們看的,兒童在面對父母的時候,沒有辦法真正把心裡感覺表達出來的地方吧!畢竟孩子還要生活在這個家,要看父母臉色過日子是必然的,在家庭中,沒有辦法像在法庭上可以把這件事跟那件事切割的清清楚楚來公平看待,既然如此,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在父母面前會說出父母想聽的話,因為不想讓父母對你失望及忽視!

書中的兩大重點篇幅人物就是天生背負著捐贈者責任的安娜及要求安娜為凱特捐贈的母親莎拉,當篇幅到安娜的時候,我會不自覺的跟著安娜思考,“為什麼我必須要犧牲?為什麼必須無條件付出及捨去我心愛的東西,只為了維持姐姐的生命?真想要姐姐不要再活下來,這樣我就可以解脫了?但是姐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想要她消失嗎?姐姐不在了,爸媽怎麼辦?我該不該同意捐贈?”天人交戰之間,左搖又擺,而且捫心自問,如果我的家人生病,我是唯一符合的器官捐贈者時,當我知道器官捐贈伴隨而來的危險性跟副作用之後,我會願意嗎?我做的了不願意的決定嗎?能夠承受受捐贈者失望並了解的眼神嗎?我不知道,這就像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一樣,永遠沒有正確答案,而在這裡,我慶幸,我不需要做這種困難的決定,希望大家都能身體健康,平安平凡就是福。

「如果生病的人是我呢?如果是凱特被要求做所有我做過的事情呢?如果有一天,一些骨髓或血液或不管什麼真的有效,再也不必捐贈了呢?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回頭看這些,我會為我自己感到驕傲而不是歉疚呢?」

要求小女兒安娜捐出一顆腎臟給凱特的媽媽莎拉錯了嗎?因為在書中凱特一直沒有個人為主角的篇幅(剛說過,要到最後一章才有!),所以我沒有親身讀到描寫凱特身為癌症病患接受種種治療及每天與死神擦身而過的辛苦,當然比較覺得莎拉這麼偏心真是太不公平了等等。但是在法庭辯論的時候(莎拉以前是執業律師,所以自己親上法庭火線),身為3個小孩的媽媽,要怎樣做才是公平的?在其中1個孩子罹患重病的時候,如何能要求這個媽媽不能獨厚另一個女兒?

「如果你是我,醫學倫理委員會交給你一張紙,建議一個會拯救你兒子的療程,你會問更多問題‧‧‧‧‧‧或者你會趕快抓住那個救命的機會?」

凱特的病不只折磨她自己,也同時在凌遲著身為母親的莎拉,看著孩子一天一天的衰弱跟在急診室徘徊,她已經忘了當初結婚時平凡的幸福,跟丈夫聊天的內容也都連結到凱特,作為凱特的母親,她很盡責,但是不免對於其他孩子有所忽略。身為母親,怎麼可能可以輕易放棄任何一個孩子的生命?

就像身為丈夫的布萊恩在法庭上說的:「你能在這裡告訴我正確的答案是什麼嗎?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哪裡找答案。我知道什麼是對的。我知道什麼是公平的。但是這兩者在這裡都不適用。」

----------警告!結局分隔線---------















書中倒數幾個章節揭露其實是因為凱特已經不想繼續接受治療,而要求安娜拒絕腎臟捐贈,因為凱特害怕由自己說出口,會讓莎拉崩潰,畢竟,媽媽一直這麼努力的維持她的生命,無法眼睜睜的看到自己的女兒生命走向盡頭,就算知道自己在冒險、知道自己這樣並不公平,但這是唯一可以同時保住所有孩子的機會,就算披荊斬棘,還是要勇往前進自己所相信正確的道路。

但是實際上凱特並不想再活下去接受無止盡治療的凌遲,於是要求安娜幫忙,因為安娜一向是「那個可以給她她想要東西的人」,而安娜本來無條件想要捐贈的想法,在凱特的點醒下,雖說一部分是為了完成姐姐的願望,但另一部分卻為了自己可以從此自由,對於私心希望凱特過世而內疚,我想,我們每個人生活都或多或少會遇到這種掙扎,對於自己內心的真正聲音覺得可恥,因為那並不偉大,而是出於自私~~

在小說中,我看到一個表面上盡力維持和諧的家庭,底下的暗潮洶湧,又在每個人的負面想法中,看到了互相對彼此的愛與珍惜,就算是叛逆的傑西,也每天固定到醫院捐贈血小板給凱特沒有讓父母知道,因為這是他唯一能為凱特做的事!

「你所愛的人每天都能令你驚訝。或許我們是誰和我們做什麼沒有很大的關係,而和我們『最不抱著希望時能做什麼』有關。」

到最後安娜勝訴拿回自己的醫療決定權,但她仍然決定捐出自己的腎臟(沒有明說,但是我自己這麼覺得,因為她說:「10年後,還要做凱特的妹妹」啊!),但是!(最後這段的但是讓我好討厭@@)

就在法官宣判當天,安娜就出車禍被宣告進入腦死狀態,看到這段真的很氣人,好不容易經過這麼多心酸坎坷的家庭革命,就在一切以為否極泰來的時候,居然出車禍,作者該不會是不想寫安娜間贈給凱特之後的故事就用安娜車禍腦死捐出腎臟給凱特結束吧!?

然後,最後一章就是凱特的獨白,到最後他們家還是失去了一個女兒,世事真的很難預料,意外死亡的在癌症病患之前,追憶安娜的一生,似乎真的都是為凱特而生,為凱特而死,到了最後一個不算圓滿的結局,也是在告訴我們,人要珍惜當下,未來難以預測吧!!

文章標籤

姐姐的守護者 卡麥蓉狄亞

全站熱搜

Elvely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