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我們在台南市立殯儀館舉行奶奶的葬禮,
其實我們早在10:30的時候就到殯儀館去幫奶奶洗澡.穿衣了,
摸著奶奶冰冷的遺體,我突然興起一種人生到頭來都是一樣結局的想法,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除了留在後人腦中的印象仍栩栩如生之外,
其他的,似乎都不是這麼重要。
鬼魅之說純屬活人心中對違背良心的行為所反射的倒影吧!
死人沒有什麼好懼怕的,該害怕的是活人心中下流齷齪的心機和算計,
這個時候,和他們分隔另一個世間的人啊!
還有什麼事情值得爭吵呢!
 
我不諱言奶奶對我來說並不親近,
在我記憶裡她總是笑嘻嘻的對人,
把家人親戚朋友放在第一位,而且從不會想占人的便宜,
還有她以前奮力的反覆寫著小學第一課的課文,
寫了又忘,忘了又寫,學習識字一直是她心中的一個夢想,
好吃甜食也是她一個從年輕到老,
到了罹患糖尿病之後依然戒不掉的習慣,
躺在病床上,嫌著醫院的食物沒有味道,
撒嬌著要姑姑去買別的東西給她吃,
如果不是奶奶的去世,
我可能也不會回想這些若有似無的記憶,
在葬禮中,牧師的佈道.大家合唱的詩歌,
都真心的希望她能回到她信仰的那個世界,
雖然認為自己不會,不過眼眶還是不自覺有濕潤的刺痛感,
離開火葬場後,塵歸塵土歸土,
”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從此居住在神的國度,讓靈魂休息吧!阿們!
 

Elvely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